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哥茶室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漫步沈园   

2007-06-04 13:48:5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披着淡淡的余晖,踏上了一座普通的小石桥,桥上有着当年陆游留下的足迹和遗恨,为此,后人把它称为放翁桥。

过了石桥,就是沈园。一座不大的石坊上刻着郭沫若所题的三个大字“沈氏园”。

字体飘逸而不失凝重,它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有一个牵动天下有情人的爱情故事。

                       

就象娇小的野菊花被淹没在广袤的原野中一样,沈园也被淹没在江南的闹市里。这是一个并不怎么惹眼的私人花园,静静地伫立在秋色中,显得格外含蓄、静谧、素雅,就像素装淡抹的江南少女。

园子的入口处有一块椭圆形横卧着的巨石。该石中间断开,却依然不肯分离。此石名唤“断云”。“断云”者“断缘”也,它暗喻这里乃是令人柔肠寸断的地方。

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迎面而立,人称“诗境石”。“诗境石”峭然独立,周围没有奇石异花点缀烘托,只有身后葫芦池里的残荷,默默地陪伴着它。秋风过处,残叶摇动一池秋色,发出轻微的瑟瑟声。我忽然领悟到留得残荷不但可以听雨声,还可以听风声。绿色的藤萝如同杂乱的长发遮住了大半个“诗境石”,恰似当年的诗翁默默地伫立在池边,苦苦地等待曾经在此蓦然相逢,而又匆匆离去的爱人。

                    

园子左侧靠墙一排长廊,墙上一块块诗碑,是文人墨客的酬和、感叹之作,当年陆游的一阕《钗头凤》倾倒了多少才子佳人,勾引起多少痴男情女的遐想和情泪。

在沈园南端一堵用出土断砖垒成的诗壁,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观看。人们立在壁前,细细品味着刻在上面的陆游绝世名篇《钗头凤》和唐琬的和词。

既没有笑语声、也没有叹息声,人们在这字字行行里看到了一对爱侣深藏在心底的爱和情,看到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也看到了沈园的魅力所在。人们的思绪似乎凝结在850多年前的那个令多少有情人柔肠寸断的日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诗人孑然一身游沈园,在此邂逅了离异六载的爱侣。一对被迫拆散的鸳鸯再次蓦然相遇,诗人在百感交集之下,顺手在园内的粉墙上题下了一首凄绝千古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沈园偶遇,犹如一石击起千重浪,唐琬百感交集,心绪难平。回家后,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于是,也写了一首《钗头凤》的和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旧,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嗌佯欢。瞒!瞒!瞒!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古城山阴只留下郁郁寡欢的唐琬和见证着他们两人爱情的沈园。

陆游和唐婉两个人在沈园相逢后不久,这位伤心佳人便悒悒而终。留给陆游的是无尽的遗憾与无奈。他们的爱情经历令人扼腕叹息,两人同作《钗头凤》,更给后人留下了千古不朽的名篇绝唱。

几十年的风雨生涯,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他陷入了深深的追念和痛悔之中,而沈园也成了陆游的伤心断肠之地。每游沈园甚至是梦游,几乎都会有伤心断肠的哀曲从心底自然流出。

时光流逝了将近四十年,这位“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铁打汉子结束了漂泊的生涯,重新步入沈园,而那个令他梦绕魂牵的唐婉,早已郁闷成疾,香消玉损。

于是,她永远都成为了诗翁心中一个不解情结,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个骑铁马走冰河的男人,心里始终装着一个沈园,装着一个唐婉。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作这首《春游》诗的时候,陆游已是84岁的高龄。

时光匆匆,幽梦匆匆,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在陆游的心中,一半是风雨飘摇中的半壁江山,另一半是被迫分离的唐琬,她在诗人的心里永远不老,永远是一个美目流盼的丽人。

如今,人们拾起历史的碎片,把这两阕《钗头凤》牵在一起,让它们相依相守。一阕行草龙飞凤舞,似狂风暴雨,如泣如诉;一阕行书,娟丽秀美,似沥沥秋雨,极尽哀怨。这里,人们寄托着一个美好的愿望,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过了诗墙,沿沈园左侧往回走,在葫芦池最狭处有一座小石桥,远远看去宛如一条绢带漂浮在水面上。当年,陆游就在这里看到唐琬缓缓而来。当初的恩爱夫妻,被迫一别六年,虽然风韵依然,却人事已改,岂不令人伤心欲绝!!

在唐琬逝世四十年后,陆游又来到这里,池还是一样的池,碧波荡漾;桥还是一样的桥,玉带横卧。然而,时光不再,伊人不见,只有一抹斜阳陪伴着诗人孤独的身影在沈园久久徘徊。他苦苦寻找埋在心底的真爱,苦苦寻找当年婚后的那一份甜蜜。于是,含泪写下了《沈园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那一年,陆游已是75岁老翁,与唐琬在此遐迩相逢,写下千古绝唱《钗头凤》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于是,人们把这座横跨在葫芦池上的小桥称为“伤心桥”。因为这里有陆游伤心的泪和破碎的心。

对于美好的事物人们总是苦苦追恋。但当残酷的现实扯碎了美好的梦想时,痛苦的回忆也是一个无奈的慰籍。沈园,是他心灵停泊的港湾。每当他疲惫的时候,总会想到这个令可以追忆的地方。这里,是他和唐琬的另一个家,一个深藏在心底而又虚幻的家。这里有曾见过唐琬照影而来的春波,有不再婀娜多姿的老柳,也有识得放翁的簇簇锦花,更有唐琬当年留下的绰约身影。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六十七岁的陆游结束了漂泊的生涯,心里的凄苦和眷恋却远远没有完结。从此以后,“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并为沈园也为自己、为唐琬留下了一篇又一篇的凄婉诗作。

                          

过了伤心桥,我回转到“孤鹤轩”。

孤鹤轩凝重端庄、雍容华贵,是沈园建筑与景观布局的中心。我站在孤鹤轩前,似乎看到形单影孤的陆放翁。他寂然独立,面对一泓池水,几多残荷,几多柳丝。风声、雨声、叹息声,声声勾起旧梦;此景、彼景、往日景,景景痛断愁肠。

                                        城南亭榭所闲坊,孤鹤归飞只自伤。

                                        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陆游自喻为孤鹤,是因为他在再也没有找到梦魂所系的女人,再也没有找到失去了的情爱和曾经有过的梦。我不禁感觉到整个孤鹤轩内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哀愁,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有人说,陆游一生酷爱梅花,因为他写了许多有关梅花的诗词。然而,我却觉得是因为梅花中有着唐琬的影子,所以他才爱梅花。“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不是明明在梅花中寻觅唐婉凄美的笑容吗?他无法忘记沈园,无法抚平自己曾经有过的内心创伤。

我默默地走出了沈园,不堪再回首。

阳光还是那么明媚,但我的心中却都是雨,那是诗人的泪,那是无奈的泪,沈园也为此而在江南的烟雨里哭泣了整整850多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