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哥茶室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重游烂柯山   

2007-08-27 15:45:0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游烂柯山   

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位于衢州南部的烂柯山高不过150公尺,围不过8公里,既无移步换影的悬崖叠嶂,又无疑似银河的飞瀑龙湫,但却以一则“伐樵遇仙、观棋烂柯”的古老传说赢得了“青霞第八洞天”的美称,并跻身于“神州七十二福地”之一。同时,也和围棋结下了不解之缘。

围棋源于中国,而围棋之根则在烂柯山。据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中云:晋时有一叫王质的樵夫到石室山砍柴,见二童子下围棋,便坐于一旁观看。一局未终,童子对他说,你的斧柄烂了。王质回到村里才知已过了数百年。于是,后人便把石室山称为烂柯山,并把烂柯作为围棋的别称。而烂柯山也因仙人对弈,又被称作“围棋仙地”,近年来全国围棋赛和棋王赛相继在这里举行,皆因与此。国内外围棋高手无不以朝圣烂柯山,寻根溯源为夙愿。人称石佛的韩国高手李昌镐总是以未到烂柯为憾事,赢了棋后依旧感叹自己少了一份烂柯山的仙气。

据传,在四十多年前,老人家专列过衢州,在车上召见当地官员。当地官员准备了不少汇报提纲以供老人家询问。谁知老人家只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衢州三怪尚在否,一个就是烂柯山现况如何。父母官们皆一头雾水,不知所对。他们根本不知道衢州三怪出自《聊斋志异》,而对于烂柯山也只是知道封建余孽,当在横扫之列,做梦也不会想到老人家居然对此情之所切。

今天,我们一行踏着满地落叶来到了烂柯山,并不是为了追溯围棋的源头,也不是为了聆听古老的传说,而是寻找遗失了的青春和曾经有过的梦。

想当时,正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每逢节假日总是喜欢上烂柯山游玩。

烂柯山离学院不远,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烂柯山。沿途山坡上有不少坟墓,在文攻武卫期间,衢化武斗甚烈,有许多人因此致死,被所在派称为烈士而安葬在这里。山脚下有一座小庙,门上书“烂柯山”三个字,书法不错,但已是字迹模糊。上山的路已年久失修,小庙也是如此,断壁残垣,破檐碎瓦,红墙上涂满了各种各样的字句,无非是某某到此一游的意思。小路二旁到处都是曾经兴旺过的遗迹,石人、石马倒在杂草之中,石碑也东半块,西半块,告诉人们当年这里曾是游人们经常光顾的胜地。

当年王质遇仙的烂柯洞只留下石凳、石桌,石壁上隐隐约约留下石刻的痕迹,原来石壁上的诗文明显被人凿掉了,大概这里离化工学院太近,都被红卫兵们当作四旧一扫了之了。如果当时请示一下最高指示,也许就不会有如此的结果。

如今,尽管烂柯山还没完全恢复当年的仙气,但也是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语了。

从衢州到烂柯山大概13公里,整洁的公路直通烂柯山风景区大门。当年弯弯曲曲的山路已被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大路所代替,两旁林茂树密,蛩鸣鸟啼,走不多远,就看到了柯山石桥寺,该寺建于梁大同七年(公元541年),宋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重建。虽说外墙已粉刷一新,但旧貌依然,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感油然而起。寺前有井,据传明太祖朱元璋曾在此井饮马。

过寺,再登阶而上,即可见山巅一条石粱悬空而架,仿佛是依山凿就的一座大石桥,犹如半天虹霞,蔚为奇观。石梁下有一大洞,高60余米,宽100米,南北深约20米,这就是传说中王质遇仙之处,人称"青霞洞天" 。洞壁上刻有“天生石梁”四个大字,红色的油漆分外鲜艳夺目,显然是新补上去的崖刻。

和过去相比,这里多了不少设施,北面洞口装上了石栏杆,依栏而望,衢化、乌溪江均历历在目,举目之处虽说是旧貌换新颜,但却也一样的秋风习习,一样的如同波涛般起伏的丘陵。然而风貌依旧,岁月不再,回头看一班同学,尽管是笑闹如昔,童心不改,但丝丝白发已隐约其间,曾经是无忧无虑的面庞上,如今也写上了一脸沧桑。、真可谓是“丰姿犹在新闻少,白发已稀旧梦多。”

烂柯洞内原来空荡荡的地面上刻着硕大的棋坪,一颗颗重达360斤的石棋子黑白相间,摆出了一盘残局,堪称天下第一大棋坪。萧瑟秋风穿洞而过,偶尔带来几片落叶,在黑白之间飘落盘旋,落在棋坪上发出轻微的瑟瑟声。站在棋枰边,隐隐感到一股杀气萦绕其间,如闻剑吟马啸,如见烽火狼烟,令人寒意悚然。此乃仙人对弈之处,我等岂可久留不去?

烂柯洞上有一缝隙,长 10 米,南宽北窄,中间仅容一人匍匐可进,从洞隙中可见一隙青天,故名“一线天”。当年曾多次进洞小坐,有人提议再进“一线天”,然而谁也不敢一试,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当年后生小子,而狭小的“一线天”也无法容忍发了福的将军肚借走此处的仙气。

于是,我们只得沿着当年的石阶登上烂柯山巅。

山顶依旧和当年一样,光秃秃的山巅,黑黝黝的岩石,只有稀稀疏疏的野花给这座仙山增添了几分生气。

一棵大树还是孤零零地屹立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归来的我们。我轻轻地拍了拍着树身,如同拥着久违了的老朋友,久别重逢的情感霎时涌上心头,不知道是甜、是苦还是酸,实在难以以语喻之。

快近中午了,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尽管只穿一件衬衣,但也感到微微出汗。下山后,大家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小憩,葱绿的树木、清澈的小溪和朗朗的笑声把疲惫一扫而空。

我遥望着远处幽邃的石桥,仿佛看到传说中的仙人正在对弈。我突发奇想,在此游玩半日,世上是否已逾千年?

孟郊为之诗曰:“仙界一日内,人间千岁穷,观棋未偏局,万物皆为空。樵客返归路,斧柯烂从风,唯余石桥在,犹自凌丹虹。”

尽管过去的岁月如白驹过隙,但未来的日子却是如此温馨、美好,世俗人毕竟还没有那么超脱,自以为看破红尘者,恰恰是最看不破红尘者。

我也是世俗人,所以并没有从烂柯山得到些什么,只是领悟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