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哥茶室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月下随笔 庚寅年八月  

2010-09-26 20:06: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中秋赏月的习俗。历代文人骚客,常以明月为题,浅吟低唱,写下了许多传世佳作。苏东坡的一阕《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更是以其意境优美、情感动人、富有哲理而绝唱至今。

 由于冷空气的影响,淅淅沥沥的细雨笼罩着中秋之夜,到处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灯在细雨中摇曳着昏暗的灯光。不要说赏月了,就是到户外去漫步一番也成了常人所不为了。

老天爷似乎与人们开了个玩笑,你们不是要中秋赏月吗?呵呵,我偏不给,看你们怎么办!今天是八月十七,才过了中秋节,雨也就停了,风也停了,明媚的太阳和往日一样明媚,虽是多云天气,但雨后的碧空显得格外清净,蔚蓝的天空,不时飘过朵朵白云,如花如絮,如梦如诗。

晚饭后,天已经黑了下来,我漫步在小区的小道上,只见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夜空,向着大地洒下淡淡的银光。我仰望着深邃的夜空,努力寻找着大自然的真谛。

稀疏的星星,漂浮白云,构成了一幅宁静、和谐画图。尽管已经过了八月十五,但月亮还是那么皎洁明亮,还是那么圆润硕大,它似乎为昨天的失约而感到歉意,重展着自己的风采。尤其是那棵曾经引起我儿时无限遐想的桂树,更显得那么婀娜多姿。

也许是处于乡下的缘故,小区的夜色显得格外宁静,只有不知名的秋蛩在草丛里唱着秋的歌,显得有几分萧瑟,几分凄凉。我踏着朦胧的月色漫步,任晚风带着我的思绪四处游荡。

儿时的我也是属于留守儿童一族。父母长期在外,祖母带着我们在老家生活,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维持我们的生活、读书。而中秋,并不是父母回家团聚的日子,当然也没有品尝月饼的奢望。

所以,中秋节在我的童年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关于它的记忆也显得十分的淡薄和朦胧。只有那株和中秋佳节并没有太多关系的桂花树和流传在老人口中的故事,才会引起我对明月的遐想。

直到独自一人在外地读大学的时候,思乡之情才会油然而起,当然,这并不仅仅是在中秋。

每逢风清月朗的晚上,我总是喜欢独自坐在操场的绿草地上,仰望着皎洁的月亮和闪烁的星星,思念着远方的亲人和家乡的山山水水,任思绪在深邃的夜空中飞翔。辛弃疾说道:“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而我却似乎有着太多的情感,不论是微微拂动的晚风还是一现即逝的流星,都能勾引起难以言喻的冲动,真可谓是“少年太多愁滋味,不赋新诗也有愁。”

岁月匆匆,几十年的时间不知不觉地从我们的手指间流逝,太多太多的往事,令人无暇一一回忆。唯有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时时在心头萦绕,当然,还有故乡的月。

故乡的月大概也是这样明亮,也是这样皎洁。淡淡的月色大概也轻抚着那幢老屋和屋前那条小路,芦江河的流水是否还是那样清澈,那样静怡?

我心里默默地唱起了三毛作的那首《橄榄树》,送给自己,送给我的亲朋好友。还有,送给天堂那边的亲人。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