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哥茶室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月是故乡明——叶元章先生的家乡情结  

2016-01-07 20:31: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元章先生是我国诗词界泰斗人物,曾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宁波诗社副社长参与中华诗词学会的筹建工作

  而今,叶元章先生虽然已是94岁高龄,精神矍铄 思维敏捷,依然活跃在诗坛上,担任着中华诗词杂志上海诗词学会、宁波诗社顾问中华诗词学会名誉理事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名誉副会长并任中华诗词网络学院指导老师一职,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先生笔名叶彦1922年12月出生在上海,八岁那一年,因父亲病故,他就跟着母亲回到了镇海老家。于是,就在镇海庄市老鹰湾叶家度过了他的少年时代。

虽然少年时代在人生的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但是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所凝成的乡情,成了先生挥之不去的情结。不管先生的脚步走到哪里,乡情始终萦绕在先生的心头。   

先生于1940年毕业于镇海中学的前身——镇海县立商校普通科。少年时代的叶元章先生聪慧好学,深得当时在学校任教的王漱琅先生青睐。1940年,叶元章先生即将毕业之际,王漱琅先生曾鹤顶格一绝句赠于先生以勉,诗曰

元气由来育少年,章身莫若养心田。

留将劲节酬当世,念得奇书思尚贤。

时光流逝,已经过去了75年,但叶元章先生对少年时代在镇中求学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对当年的王漱琅先生的知遇之恩,更是没齿不忘。

2011年正值镇海中学百年校庆,年逾90的叶元章先生心情非常激动,尽管因年老体弱,没来镇海参加盛会,但却参加了“镇海中学百年华诞上海校友庆祝大会”,并向母校赠送了个人著作《静观流叶》。而后又创作了一首七律颂母校镇海中学》并挥笔泼墨,写成书法作品后托我送到镇海中学。诗曰:

       琢玉传薪德最尊,绕墙桃李拱师门。

       寒窗问字灯无色,白屋修文墨有痕。

       前路风霜常凛凛,校园花木总温温。

       梓荫山下春长在,寸草难忘化育恩。

  在这首诗中不但回忆了当年在战乱中读书的艰难,也抒发了自己对母校的深切的感恩之情。尽管离开母校已经70多年了,但母校在先生的心目中始终是一个温暖的港湾。在和镇中教师的交往中,先生都称之为“老师”。他曾经说过,不管我是哪一届的,我总是镇中的学生,不管他们多年轻,但毕竟是镇中的老师,学生叫老师,天经地义。

叶元章先生一生坎坷,历经风雨。建国初毕业于上海财政学院(今上海财政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曾留校工作,后历任编辑、高中语文教师。1959年离沪赴青海工作,直到1986年9月才得以回返江南故园,远别妻儿27年。

1965年,先生以“现行反革命”罪入狱。我想既然被冠之为“现行”就必然有所动作,然而先生乃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想必不会去做什么风高月黑之事。肯定是先生秉性耿直,一言不慎得罪了哪位贵人,以致五年牢狱之灾。

当时先生身居数千里之遥铁窗之中,但对家乡的眷恋之情却丝毫没有因此减少一丝一毫,1966年他在狱中写了《闻箫》二首,其中一首写道:

楼头呜咽凤凰箫,何日归看大浃潮?

踏遍黄河源上路,风光不及卖鱼桥。

有句老话说,金窝银窝不如家里草窝,更何况先生远在他乡异域,身陷囹圄。这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的箫声分明是梦中的故乡对远在千里之外游子的呼唤,勾引起先生无限遐思。镇海口的大浃江和甬城西郊卖鱼桥蓦然走进先生的心头,短短的一首小诗,寄托了先生多少乡愁。

1978年,先生从西北归来,来到庄市老家寻找儿时的旧踪。可是,原来那座名曰“倚翠”的楼房,只剩下一堆瓦砾那座小花园也无从寻觅了曾经是前花后竹,光影会合的书斋也恍加一梦了,只有破残不堪叶家祠堂依然孑立在那块熟悉的土地上,默默地俯视着远别的游子归来。先生不胜感慨,挥笔写了《重到故家四首》,诗中写道:

枯藤老树不栖鸦,寂寞溪桃未吐花。

休怪眼前风景异,故居今已属他家。

 

前无松竹后无花,乱草檐头日影斜。

一别故居三十载,归来误入别人家。

 

漂泊半生偶得归,门庭冷落昔人稀。

多情只有园中棘,犹自牵衣问瘦肥。

 

冷屋黄昏蝙蝠飞,旧时门巷认依稀。

东墙薜荔西墙草,恰似丁郎化鹤归。

此景此情,历历在目,读后令人潸然泪下。

现在,先生的老家被整体拆迁了,曾经陪伴先生度过少年时代那个老鹰湾叶家,已不复存在,只有哪些曾经留下先生足迹的土地,依旧留在如今的植物园,在这里先生也许能找到当年的记忆。

目前,叶元章先生寓居上海,虽已耄耋之年,但对故乡的眷恋之情却始终挥之不去。每逢宁波有台风、洪水等天灾降临之后,先生总是来电询问详细情况,其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令人好不感动。

2008年,恰逢镇海老年书画诗词协会成立20周年,当时先生虽已87岁高龄,但他还是不顾年老体弱,特地从上海赴镇海参加协会成立20周年盛会,并赋诗一首以致贺,诗曰:

曾向东南树一旌,廿年辛苦费经营。

时防朔气侵词苑,故傍宝山抒性灵。

半夜钟声闲弄墨,满庭花雨醉闻莺。

老来已少惊人句,咳吐珠玑盼后生。

诗中,寄托了先生对家乡文坛的关爱和希望,希望镇海的书画、诗词作者能后浪推前浪,为镇海的文化建设做出贡献。

如今,叶元章先生已过鲐背之年,由于年岁和身体的原因,先生恐怕很少有可能重回镇海一睹家乡的新面貌了。然而“月是故乡明”,先生的心里总是牵挂着故乡的点点滴滴,因为这里有先生的根。

让我以先生的一首七律作为此文的结束语,先生牵挂着故乡,家乡的人也没有忘记这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愿叶元章先生健康长寿,晚年快乐。

           梦到故乡醒后有作

蝶梦依依入绣纬,旧园松竹倚斜晖。

小楼题帕违前约,丹桂着花冷袷衣。

陌上香车何急急,云中锦字却迟迟。

             年来别有伤情处,怕见南雁又北飞。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